地方政府鼓励打工仔回乡养猪 打工仔:要是又得

地方政府鼓励打工仔回乡养猪 打工仔:要是又得

时间:2020-02-12 15:2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从中央到地方,一系列有利于养猪业的政策出台,养殖场补栏的积极性开始恢复,向好的因素增多。不过也有养殖户担忧:在疫苗研制没有突破性进展的情况下,若再染上猪瘟怎么办?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记者|钟坚 编辑|崔世海

李红梅如今在广东佛山一家包装厂打工,每天早出晚归。人到中年,重新回归一个厂妹的生活,让她有些恼火,但却愤怒不起来。

空闲时,她常常想念在贵州铜仁老家开养猪场的日子,恬淡平静,又充满希望。但今年6月的一天,她猪场的一头猪染上非洲猪瘟,防疫站和村干部将那头染病猪及剩余的百来头猪全部扑杀填埋,生活的希望被彻底击碎。

“能出栏的有四五十头,还有能产子的母猪,一头不剩。”李红梅当着村干部的面,大哭一场。确诊猪瘟后,迅速全部扑杀是唯一选择,动作慢了,害了自己也会连累别人。在6月这次非洲猪瘟侵袭中,本庄镇遭殃的猪场至少十多个,有的多达几百上千头。从李红梅的猪场往东西方向,一条线上的养猪场无一幸免。

之后,她离开本庄镇到广东打工。刚稳定下来,9月份,包括李红梅在内的本庄镇养殖户陆续接到老家电话,县里和乡镇政府鼓励他们回去复养,希望这些养猪的老把式们能重操旧业。

从去年8月非洲猪瘟首度传入东北某牧场以后,迅速在各省市区蔓延,搅乱了万千人的生活。

中国是全球的生猪生产和消费大国,生猪存栏量、出栏量以及猪肉产量均居世界第一,全世界近一半的猪养在中国。疫情的蔓延重挫了中国农业养殖业。有数据显示,今年中国内地生猪存栏量,已经出现断崖式下跌。中国肉类协会会长李水龙近期预估,今年猪肉总产量将减少两成左右,最多将达1000万吨。

2019年8月下旬,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稳定生猪生产和猪肉保供稳价措施。此后,从中央到地方给出各类政策红利,下达繁育生猪任务。

一场生猪攻坚战

接到劝其回家养猪的电话,李红梅还沉浸在上一次的苦痛中,有些踌躇。不过,各种政策利好的消息却已经扎扎实实地砸了过来。

养猪,已成为各级领导的一项重要任务,被列入当地政府主抓的头号工程。贵州省和内地一些省市披露的文件中,此项任务已被纳入菜篮子市长负责制考核及今明两年省政府督查考核,并将任务分解落实到各县市区。

如根据各市州生猪产业发展基础、猪肉自给率、环境承载能力和疫病防控情况等因素,湖南省给各级市长下达的养猪任务分别为,长沙340万头,永州590万头,衡阳520万头,邵阳510万头,郴州490万头。

同为内陆省份的四川省实行生猪生产红线制度,各市(州)生猪出栏量不得低于规定的四川省生猪生产基本保障任务,全省最低出栏量4009万头。

在扶持生猪养殖方面,福建省稳定生猪生产促进转型升级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明确,对现有国家生猪核心育种场,给予一次补助200万元;对地方品种原种场给予一次性补助100万元。福建省农业农村厅和财政厅印发通知,省级财政对达标排放的年出栏2000-5000头的规模猪场流动资金贷款给予2%的贴息补助,贴息时间从2019年9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

中央和省市紧急印发的众多文件中,措辞急骤,表意一致,要求各地基层政府,主动帮助养殖企业和猪肉加工企业解决实际困难。生猪四成以上靠调入的浙江省定下了新增出栏生猪540万头的任务,并定额分配到11个省辖市,要求限期完成。此前浙江省委书记车俊曾先后为此作了8次批示。

“养猪业被前所未有地重视起来了。”安徽省蚌埠一位养猪户颇为感慨地说。政府高度重视的背后是猛涨的猪价,进入9、10月份,南方诸省猪价“一飞冲天”,几乎一天一个价。据行业网站中国养猪网监测,多个省市猪价上涨,除了北京、云南出现小幅下跌,及上海、青海、宁夏、湖南、贵州持平外,其余猪价皆为上涨。主要养猪区域生猪价格约为每公斤27.88元人民币。

生猪的存栏量则逐月下降,繁育母猪的存栏量也在降低,两者降低幅度近四成。有业内人士预计,生猪缺口量在一千多万吨,形势还在继续恶化中。

中央部委层面,已经快速反应,地方的各种限养、禁养不符合法律规范的制度被要求废止。国土资源部最近制定的两份文件中,要求对养殖用地审批大幅度松绑,农地上养殖用房和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上用房无需再进行审批。自然生态部也要求基层加快养殖业环评审批的时间节奏,尽快让符合环境要求的养殖企业和养殖户在短时间内改扩建或异地重建,复养生产。

急盼政策落地

全国共猪价凉热,浙商史惠明的内心却波澜不惊,按他的说法“还在调整自己的心态”。去年非洲猪瘟袭击中,他在安徽投资的一个猪场染上猪瘟一次扑杀4000多头,直接经济损失达500多万元。

他的很多在安徽、江苏投资猪场的同乡也折损严重,“去苏北、安徽等地农村走走看,那边关起来一片一片的,很多猪舍十有九空。”同为养猪大户的郁文芳断定,“在当下疫情严重的情势下,全国的猪场可以这么说,很少有不发病的。”他估算,江苏剩下的不足30%。就是几个养猪大镇,“加起来感染的数量也不止一百起。”

遭受灭顶之灾的养猪户大多是中小规模的,猪舍设施落后,饲养方式传统以及管理手段落后,不少人的猪场发展还一路伴随着环境污染的投诉问题。非洲猪瘟过后,他们开始检视自己,对照一些大厂先进的生产装备和防疫措施,陆续增加这方面的投入。

时下一波接一波的政策红利,敏感的养殖专业户不可能感受不到。史惠明前不久跑到当地畜牧局询问,得到的答复是还没接到通知。“都在等地方政策的落地,没有具体的落地(政策),我们是没办法操作的。”五丰牧业负责人蔡丽阳说,他们都看到了中央和省市政策,但市里、区里还没有文件,“不可能按中央的政策来给你审批!”

要解决的不仅是政策的细化和具体措施的落地,还有诸多历史遗留问题。像浙江嘉兴地区土地资源紧张,环境要求高,早年建设的一批猪场因为历史原因,许多手续都还没齐全,比如缺乏环境影响评价之类,有的养殖用房没有建设许可证。蔡丽阳原来就有不少农业用地储备,但没有环保手续。蔡的猪场现有2500多头的存栏数,新政策没有出来前,原有土地上的环评手续无法取得。

高层新政策鼓励农户加快养殖,“那这是否意味着这些手续不全、有历史遗留问题的猪场能洗白转正?还有原有的农业用地环保手续是否就按新的政策来走流程?”有太多问题在养殖户心头需要捋顺。

“现在行情这么好,你只要能养猪就能赚钱。”蔡丽阳的感觉是,补贴之类是次要的,只要政策落地,老板们会自行根据不同的行情、自己的生产能力,来把控整个生产节奏,在此基础上再做相应的增产计划。

疫苗难解

蔡丽阳提供的只是一种乐观的意见,保守的还是占了上风。养殖户们的普遍观点是,保住手头的猪场平安无事已属不易,再扩大产能,心里没底。“因为非洲猪瘟的疫苗还没攻关出来。”

非洲猪瘟究竟是什么?这是始终缠绕在养殖户心头挥之不去的巨大的恐慌。

史惠明和李红梅都见识过它的威力,感染之后,“猪跟人一样的,也会发高烧”,但很快猪会死亡。史惠明后来恶补了一通非洲猪瘟知识,发现非洲猪瘟病毒惧热喜冷,潜伏期很长,冷冻肉上的这个病毒可以存活长达几十年,而五十度以上温度只能存活半个小时,六十度以上只有十来分钟,七十度则只有短短几分钟能存活。

对于贵州安顺山区关岭县的兽医张富贵来说,非洲猪瘟病也是一种全新的认识。他做了几十年的兽医,从来没见过这种凶险的猪传染病,只要传染上,属于急性型的,没有什么药可以治,只能全部杀死。

一头染病、猪场所有猪扑杀的机理,通常来说,是因为感染非洲猪瘟的猪在发病前48小时已经开始排毒,所以发生疫情时,疫区可能已存在大量传染源。“疫情传入后的早期是根除的黄金时期。”中国农科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研究员、猪传染病研究室主任仇华吉称,对受威胁区全面严格地主动监测及相应猪只流通控制就显得尤为重要。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防治猪瘟手册一页中,对这种起始于非洲现今流传全世界的动物传染病早有定义。非洲猪瘟是一种对人类没有危害,但对家猪和野猪具有高度致死性的疾病,目前尚无有效疫苗。非洲猪瘟病毒在猪肉制品和环境中可存活很久,一时疏忽可导致该疫病传播。

现在看来,对非洲猪瘟的早期监测和防控技术,中国内地在国家层面缺乏有效的综合防控措施和根除计划,致使疫情不断蔓延和扩散。重点养殖大省也缺乏对非洲猪瘟这样的一级传染病相应的技术储备、防控经验和培训人员,疫情一旦传入,单纯依靠隔离、扑杀、消毒等措施很难有效防控。

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饶子和在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上表示,过去百年间,没有全世界规模的非洲猪瘟暴发,人类对该疾病了解有限。我们对机体免疫应答机制不清楚,对病毒和宿主的相互作用也不清楚。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针对非洲猪瘟的防疫手册中介绍,非洲猪瘟的传播介质,可能是生猪养殖户、猎人、运输或携带猪肉制品的旅客或者是运输当局和检查点工作人员。“非洲猪瘟有更多不为人知的传播渠道,正有待研究。”动物防疫专家警告,受污染的养殖猪场,唯一的办法是封存不再启用。

“非洲猪瘟疫苗的研制,历来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截至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各国还没有一个批准上市销售使用的非洲猪瘟疫苗。”前述动物防疫专家表示,内地疫苗研究单位进展不一,其中进度最快的也仅处于中试工艺摸索和产品质量研究以及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等阶段,农业农村部尚未批准其开展临床试验研究。

内地一位养殖户抱怨说,现在农村到处都是病毒和受污染的养殖区,养殖户就算复养了也可能发生猪瘟。政府单纯地只知道压任务,要求增加产能,如果不认真查非法调运,疫情没控制住,谁敢扩建增产,“一旦染病,死猪时叫你痛不欲生,让你怀疑人生。”

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官网最近一则通报指出,甘肃岷县一处生猪养殖合作社10月13日被证实暴发非洲猪瘟。通报指出,甘肃岷县蒲麻镇一养殖合作社发生非洲猪瘟疫情。疫情发生时,这家合作社存栏生猪287头,发病265头,死亡265头。这一案例与前一起在广西发现的疫情相距不到3周。

重要的是信心

“新建一批、改扩建一批、挖潜释放一批、跨区域合作共建一批,有效增加生猪存栏量。”浙江省生猪增产转型升级的三年行动计划中如此表述。非洲猪瘟疫情造成全国生猪存栏量的锐减,猪肉省际调运难度大增。有业内人士保守估计,浙江省一年调运猪肉缺口在400万吨左右。

早在5年前,浙江声势浩大的“五水共治”环境整治,腾退了大量散乱污的养殖场,另外一个后果是生猪补栏数量急剧下降。据浙江统计年鉴数据显示,从2012年开始,浙江生猪出栏量从1800万头,一路下降到如今不足900万头。

非洲猪瘟疫情,让诸如浙江这样的资源节约型省份开始认识到了生猪自给能力的重要性。更多的一些前期环保、土地政策矫枉过正的省市开始对过去的规定进行纠偏,给予养殖户各种幅度的政策优惠措施。

各省市的生猪三年增产计划有清晰的标杆,即2017年的国内生猪总产量标准,源自国家确定的“2022年生猪出栏量、自给率不低于2017年和2018年平均水平”总体目标。懂行的人都清楚,各省市的生猪增产任务并不轻松。

进入本世纪初第一个十年以来,内地生猪养殖业渐入佳境,国内猪肉产量进入5000万吨量级。2017年产量是5451万吨,当年猪肉进口的数量仅为121万吨、出口量5.13万吨,即基本靠国内的产量满足国内需求。

“生猪的复养和新建一个猪场,并非短时间内能解决。”养殖专业户郁文芳粗匡算了下:从新进母猪到配种,到生产小猪起码八个月,小猪出栏又要半年以上,而新建猪场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得半年,再加上环评审批、动物防疫证的申领,从猪场新建到肥猪出栏,起码要三年以上时间。

业内人士认为,想恢复2017年的产能最起码要三年时间,但这中间有很多现实的困难和不可控因素。比如现阶段全国禁止跨省调运,不能从外地进小猪,让养殖户复养几百万头很难。有养殖户呼吁当局放开小猪调运绿色通道,这样才能解决时下生猪育种的燃眉之急。猪肉行情的看好,让种猪进价高企,一头80斤的种猪市场价已经到了5000元,不少资金实力一般的养殖户连呼养不起。

市场行情预期很好,但现在的养殖户也不敢补和没能力补栏,复产困难。从受访的一些省份的养殖户代表来看,生猪产业恢复情况不佳,不少人对此顾虑重重。“靠政策补贴去养猪,未来充满未知数。大家一哄而上,猪价一旦平稳后,又有人要倒霉了。不可控的是,猪瘟还没走,投资养猪风险太大了。”

“生猪复产增养面临的主要问题是资金和信心。”浙江的一位养殖大户如此表示。

来自农业农村部的官方信息还是乐观的。在10月12日,湖南长沙召开的“2019生猪产业发展高峰论坛暨新农业与新零售产品对接会”上,农业农村部总畜牧师马有祥表示,今年年底前生猪产能将探底趋稳,猪肉市场已经逐步稳定,当前生猪生产恢复进入了关键时期。

马有祥认为,在政策利好和市场行情的双重带动下,养殖场补栏的积极性开始恢复,向好的因素增多。一是部分省份生猪存栏止跌回升;二是规模养殖恢复势头明显;三是仔猪饲料产量回升;四是后备母猪销售量明显增加。

但也有业内人士持不同观点,因为从以往疫情肆虐的国家和地区来看,非洲猪瘟的影响短则持续3至5年,长则持续10年以上。非洲猪瘟传入中国内地至今不过1年零3个多月,或许对内地政府和民众来说,这将是一场持久战,而局势最为严重最为恶劣的一面现在也才刚刚展开。

(李红梅、张富贵为化名。实习生文菲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