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互动App智慧树:起步晚如何能当“领头羊”

家园互动App智慧树:起步晚如何能当“领头羊”

时间:2020-02-06 06:0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学前教育市场潜力巨大,幼儿园成为创业者和资本的圈定目标。晚来的“智慧树”通过牵手代理商迅速扩大规模,在市场份额上暂时跑在了对手前面。

  本刊记者|杨蕾

  与智慧树幼教云平台同名的,不仅有一家在线互动学堂,还有央视的一档少儿节目。CEO袁胜军不太为 百度 的搜索结果困扰,他甚至还很自信,“到今年年底,也许困扰的会是央视。”

  袁胜军的底气,来自2015年上半年智慧树爆发式的增长。根据智慧树提供的数据,2015年2月,智慧树用户规模首次突破100万,自3月份幼儿园开学以来,截止到6月份,仅用了四个月时间,这款产品的累计总用户量便突破360万,日活跃用户量升至60万,覆盖全国316座城市近16000家幼儿园,对接园所数量在互联网幼教产品中排行第一。

  智慧树幼教云平台由园长端、教师端、家长端构成,是一个专门为幼儿园老师和家长打造的家园互动沟通平台。园长和老师可以借助移动端提升办公效率,通过“园长信箱”、“班级圈子”等功能,实现家长与幼儿园之间的交流互动(业内简称家园互动)。这一产品架构,注定了智慧树的运营,不可能通过C端应用市场分发来直接找到自己的用户,它是一个需要首先面向B端(幼儿园)进行推广的产品。

  国内最早一批针对幼儿教育信息化管理的家园互动App产品集中出现在2012年。智慧树品牌运营总监朱敏对《财经天下》记者进一步分析指出,总体上,国内目前已经完成管理信息化过渡的幼儿园,只占总体的10%,而幼教信息化平台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演变,主要分为四个阶段:最早是2002年前后在国内出现的各种幼儿园管理软件;其次在2006年涌现的短信沟通平台——校讯通;2012年左右,市场上开始出现了第一代家园互动App;2014年以后,家园互动产品进一步升级为结合了云计算技术和硬件产品的幼教互动平台。智慧树现有的产品框架,是幼教管理产品的第四个阶段。

  目前,家园互动类产品在全国约有160家左右,其中一半的产品,思路出自幼教行业从业者,但产品实施采用的是技术外包方式。整个市场只有10个左右的产品,是同时精通于互联网技术和幼教专业、拥有一定量级用户群,并获得风险投资认可的成熟互动产品。

  智慧树创立于2013年底。这个时点进入幼教管理App领域,算是比较晚的。几个有力的竞争对手,彼时已经在从家园互动App尝试向更高级别的幼教互动云平台过渡。创始人袁胜军调研发现,20多家同类产品的盈利模式都是直接向用户收费,简单说就是想方设法从家长手里赚钱。于是,免费政策被确立为智慧树的突破口。

  “我们认为互联网是一个生态,不是提供东西给你用就可以了,而是要用户真正能对你的产品产生依赖。”汪筱是智慧树的副总裁,负责产品研发和运营。在他看来,智慧树的优势就在于“更懂互联网”,团队中超半数核心研发成员来自人人网与中软。

  2014年4月份,智慧树幼教云平台正式上线。同年9月公司获得来自和晶科技的1500万人民币A轮融资。袁胜军介绍,融资将主要用在产品研发和市场推广上。以免费的模式和较晚的时点进入幼教互动市场,智慧树眼前面临两大课题:如何快速拓展市场规模,以及要尽早寻找有效的商业模式。

  要获得更多的用户,就必须占领更多的幼儿园。智慧树获取用户的渠道是全国各地的代理商,这也是家园互动产品目前主流的渠道拓展模式。各省市代理商掌握着片区内的幼儿园资源,这些代理商过往为幼儿园提供服务、教材、文具,因此与幼儿园建立了天然的联系。代理商将App产品卖给幼儿园,智慧树由此获得用户。此外,智慧树目前已经在全国举行了超过100场的园长推介会。

  2014年下半年,袁胜军曾感觉智慧树的用户数和竞争对手始终拉不开距离。于是,公司在年底公布了新的渠道合作政策:承诺智慧树产品的销售提成一定会高于同行;其次,将代理商升级为“合作伙伴”,不仅负责在当地幼儿园销售智慧树App,未来围绕App所打造的更为深入的商业化产品,合作伙伴也可获得一定的利润分成。

  “他们其实也是在创业,和我们一起创业。我们顾及他们的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汪筱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身处互联网时代,很多代理商也想转型,但是自己独立搭建一个产品平台是不现实的,于是才愿意与智慧树合作,在智慧树的平台上做各自的工作,然后共享回报。

  合作政策调整的效果很明显,今年3月份,仅仅一个月的新用户增长,就几乎超过去年全年。智慧树由此调整了2015年的目标园所数,由原来设定的8000家改为3-4万家,覆盖全国在册园所的20%市场份额。

  目前,智慧树提供的基本服务都是免费的,会员增值服务,比如高清图片的下载权限的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今年的商业化探索,包括推广教育应用下载市场,以及寻求广告投放。智慧树的用户覆盖二、三、四线城市,用户群体一致性高,有可能吸引品牌广告商,达成较好的传播效果。但是袁胜军认为广告并不是智慧树创收的唯一方式,比如幼教信息平台也可以试水O2O。

  今年8月,智慧树接入电商平台,与合作伙伴的首个商业化试水在山东临沂进行。之所以选址临沂,是因为这里是智慧树产品地推最成功的城市,全市区县1200家幼儿园中,使用智慧树产品的有900家,占据了当地75%的幼儿园市场。汪筱透露,智慧树将会在该地区开展亲子游活动,也会将当地幼教相关的商家都聚合到智慧树的平台上。

  “成功之后就可以复制到其他具有一定市场基础的城市,不过目前一切都需要验证,我们只是在摸索,具体的细节还需要去临沂寻找。”汪筱告诉《财经天下》周刊。

  就在智慧树忙着在幼儿园市场圈地的同时,它的竞争对手也没闲着。曾获得太证资本一亿元A轮融资的互动宝宝,2014年又与 中国联通 达成战略合作——其业务平台通过中国联通的固网和3G网络与园长、教师、家长的终端连接在一起。

  智慧树则透露,计划在今年完成规模达两亿元的B轮融资。看起来,家园互动领域正在成为资本的新欢,而这个领域内的玩家瞄准的是一个将会每年持续递增的巨大市场。《2014-2018年中国学前教育行业全景调研与发展趋势预测报告》提供的调研数据称,2013年中国 0-3岁婴幼儿人数在5000万左右,按照每个家庭年均消费3000元计算,该市场整体规模在1500亿上下。另外,随着城市家庭用于教育消费比例占总收入的比重的持续增加,学前教育市场整体规模将至少以每年20%的速度递增。

  易观国际在线教育分析师王琼对《财经天下》周刊分析指出,在线幼教内容和学前教育信息化是两个离变现最近的两个渠道,但幼教内容制作同质化现象严重、寿命也短,一款产品推出后常常三四个月后就消失了。于是,学前教育信息化这一思路,注定会成为资本和创业公司角逐的战场。

  “其实,去年已经死了一小批。今年80%都会死掉,最后剩下5家左右。”汪筱曾对媒体给出上述这一惊人的预测。